伟德 > 伟德 > 第二百四十四章 箭神之箭

第二百四十四章 箭神之箭

  并不长的【伟德】时间里,钟迁的【伟德】内心却几经煎熬。*顶*点*小*说 3x.c

  理智一直在阻止他冲出来,不是【伟德】因为他怕死,而是【伟德】因为他清楚他所背负的【伟德】不只是【伟德】他个人的【伟德】性命。

  他是【伟德】箭神,是【伟德】夜莺组织的【伟德】象征,组织的【伟德】同伴在看着他,峡峰区的【伟德】山民在看着他。所以他不能倒下,不能失败,那会让很多人的【伟德】信仰无所寄托。

  他就这么咬牙忍着,看着路平他们五人义无反顾地走向那条大道,义无反顾地从正面冲上。

  “白痴!”

  钟迁气到大叫的【伟德】时候,山下已经开打。

  即使认为这是【伟德】送死,但是【伟德】钟迁心里在期待当然还是【伟德】路平他们可以顺利地救到人,顺利地活下来。

  但是【伟德】这五个家伙居然一点计划都没有,就这么愣头愣脑的【伟德】直冲上去,把钟迁心头本就渺茫的【伟德】希望都给浇灭了。

  那一刻,他已经闭上了眼睛,不想去看那悲壮的【伟德】一幕。直至他身边的【伟德】两个同伴大叫:“得手了!”

  得手了?

  就这么一会?

  钟迁连忙睁开眼,果然看到吊着的【伟德】莫森已经被救下,五人已经开始撤离。

  “这都可以!”钟迁目瞪口呆,这简直就是【伟德】奇迹。

  不过他随即发现五人的【伟德】状况并不太好,人都救到了,但能不能摆脱城主府方面的【伟德】追杀还很难说。

  “接应!”

  这一刻,钟迁没有犹豫,没有迟疑。

  路平他们连这样的【伟德】奇迹都可以创造,他实在没办法继续做一个旁观者。

  “拿弓给我!”钟迁一边冲出。一边叫到。

  他的【伟德】两个同伴。一男一女。男的【伟德】叫葛峰,女的【伟德】叫弥散,看他冲出,毫不犹豫地一起跟上,但是【伟德】听他提出这个要求时,两个人的【伟德】神色却都变了。

  “你现在的【伟德】状态……”

  “不用管,给我!”钟迁直接打断了弥散要说的【伟德】话。

  北出口的【伟德】大道,楚敏已经决定牺牲自己。为路平他们脱身争取时间。势如急风的【伟德】一箭,恰在这时从她的【伟德】身后飞至,直接射爆了一名密探的【伟德】脑袋。匆忙间躲过这一箭的【伟德】卫虎,没去理会牺牲的【伟德】密探,迈步就要继续追上。但是【伟德】一步刚刚踏出,腰间立即传来撕裂般的【伟德】疼痛,让他整个人都向着这边倾倒过来。

  卫虎连忙横步站稳,疼痛更甚,一看腰间早已鲜血淋漓,探手一摸。一道一指深的【伟德】伤口留在了那。

  是【伟德】那一箭?

  卫虎震惊。

  虽匆忙,但他可以确定那一箭他是【伟德】完全避过的【伟德】。如此也就意味着,这道伤口,竟然是【伟德】那一箭飞过时带起的【伟德】箭风所伤,这一箭倒地是【伟德】有多大威力?

  卫虎下意识地回头去看被那一箭射爆了头了密探,结果却正看到卫猛那仓惶的【伟德】面孔,冲着他正在大叫着。

  在说什么?

  卫虎看到卫猛的【伟德】嘴一张一张的【伟德】,很是【伟德】用力,但他偏偏一点声音也听不到,跟着卫猛那一脸的【伟德】仓惶就已经变成了绝望。

  怎么?

  卫虎发现卫猛忽然变得好低,以至于自己都要去俯瞰他,而他们两个人明明都没有什么太大动作嘛!

  再紧跟着,卫虎看到了自己的【伟德】身体,颈间的【伟德】鲜血正如喷泉一般散落着。

  我的【伟德】头呢?

  卫虎的【伟德】意识,最终就停滞在了这一疑惑上。他的【伟德】头在半空是【伟德】翻了个跟头后,落到地上,双目犹自瞪着自己那尚未倒下的【伟德】身体。

  “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
  威猛在咆哮着。

  鸣之魄送出的【伟德】声音,让很多境界只在感知境,鸣之魄上又没什么建树的【伟德】戍卫军士兵都露出痛苦的【伟德】神情。

  但这毕竟不是【伟德】什么声音攻击的【伟德】异能,对于路平他们这些都提升到贯通境的【伟德】修者并没有多大影响。

  五人飞快撤离着,包括之前正准备留下舍命一战的【伟德】楚敏,在有了钟迁的【伟德】接应后,也重新跟在了四人的【伟德】身后,掩护撤退着。

  卫猛很痛苦,很愤怒,他在咆哮,但是【伟德】他和密探、戍卫军士兵们追赶的【伟德】脚步此时却都迟疑起来。

  他们没有看着近在咫尺的【伟德】,他们千方百计想要对付的【伟德】五人,反倒是【伟德】看着远端,很多人的【伟德】目力甚至根本不足以看清的【伟德】地方,钟迁,和他的【伟德】弓,还有他的【伟德】箭。

  第一箭,箭风重创卫虎,射爆一名密探的【伟德】脑袋。

  第二箭,箭风如刀,直接带飞了卫虎的【伟德】脑袋,一名身披铠甲的【伟德】戍卫军小队长,跟着被这一箭连人带铠给射穿。

  而眼下,第三箭。

  弦如雷鸣,在整个回荡着;箭如电闪,弦刚响,箭竟然就已经到了身前。

  箭找的【伟德】很准,直射一堆人中的【伟德】另一个头领:卫猛!

  箭过!

  带起一串血花。

  就像卫虎一样,正面躲过,却难免还是【伟德】被箭风所伤。卫猛,那是【伟德】料定了对方的【伟德】下一箭会射向自己,弓未响时,他就已经在进行闪避动作,即便如此,最终的【伟德】他还是【伟德】被箭风所伤。

  而他的【伟德】身后,接连一边血雾在弥漫,一个接一个的【伟德】密探、士兵露出惊恐的【伟德】表情,这一箭,竟然一连射穿了四个人。

  先前还只是【伟德】迟疑,这一次,所有人的【伟德】脚步停下了,包括卫猛。

  他捂着被箭风划下的【伟德】伤口,心里实在没有把握再避一回。

  这才是【伟德】真正的【伟德】箭神之箭吗?

  卫猛心中已有惧意,先前在北出口的【伟德】巨石上,他曾躲过对手一箭,并用山民的【伟德】头颅进行回敬。他以为箭神之箭不过如此。

  现在他知道先前有些误会,那一箭的【伟德】威力,和此时决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向前?再也不敢,卫猛此时更担心的【伟德】是【伟德】接下来的【伟德】一箭他该怎么办,他甚至连退都不敢退,唯恐任何一个动作都让对方有了可趁之机。

  但是【伟德】第四箭却迟迟没有来,他们哪里知道,此时的【伟德】钟迁已经吐血三次,彻底昏迷过去了。

  眼见路平五人渐跑渐远,众人不敢追,都是【伟德】却也始终没有等来又一箭。

  卫猛这才意识到,如此势不可挡的【伟德】箭,恐怕对手的【伟德】能力也驾驭有限,三箭,或许已经超出了对方的【伟德】极限。

  “继续追!”卫猛吼道。

  所有人却都迟疑。

  他们不像卫虎、卫猛,还能做出闪避。他们遇上那箭,死是【伟德】唯一的【伟德】归途。

  卫猛可以如此决绝,但是【伟德】他们却不敢,先前的【伟德】三箭已经彻底吓破了他们的【伟德】胆。

  捂着伤口的【伟德】卫猛向前追出了几步,随即察觉有些不对,看看左右,居然没有一个人跟上来。

  卫猛回头,看到所有人都是【伟德】一副求饶的【伟德】模样,仿佛自己是【伟德】在让他们去送死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看过《伟德》的【伟德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