伟德 > 伟德 > 第三百五十八章 斩不到的【伟德】魄之力

第三百五十八章 斩不到的【伟德】魄之力

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
  暗黑学院。

  这个名词路平听过不只一次,每个提起的【伟德】人都表现得深恶痛绝。但具体暗黑学院有过什么丧心病狂的【伟德】行径路平就没有什么了解了。对于这个自己没有直接接触过的【伟德】东西,路平不关心也完全无感。此时白礼咄咄逼人的【伟德】提及,路平也没多大感想,只是【伟德】很平静地提醒了白礼一下:“斩魄是【伟德】你施展的【伟德】。”

  能认得斩魄的【伟德】学生通常都是【伟德】暗黑学院出身,那施展斩魄的【伟德】呢?

  这个道理极简单,简单到让白礼一时间都无言以对。

  他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个简单的【伟德】道理,只因为他是【伟德】北斗学院开阳峰的【伟德】首徒,是【伟德】高高在上的【伟德】大人物。他这样的【伟德】大能,懂得斩魄这样的【伟德】异能很稀奇吗?至于和暗黑学院联想到一起吗?

  没有人会这样想,但是【伟德】偏偏路平会,而且还指出。他眼中从来就没有特权人士这种概念。

  “我会斩魄,因为我具备这个能力。”白礼说。

  “我认得斩魄,因为我认识具备这个能力的【伟德】人。”路平说。

  白礼无法否认这种可能。斩魄是【伟德】五阶异能,三魄贯通的【伟德】境界就有能力掌握。它只是【伟德】被禁止用于修炼,但本身并不是【伟德】什么禁技。

  白礼瞪着路平看了几秒,终于准备放弃在这个问:题上的【伟德】继续纠缠。结果没想到路平却反质问起来他来。

  “北斗学院,可以这样不负责任地随便斩断学生的【伟德】魄之力吗?”

  被质问的【伟德】白礼没有生气,反倒露出奇怪的【伟德】表情:“听你这口气,难道你以为斩魄是【伟德】无法被解除的【伟德】?”

  “难道不是【伟德】?”路平愣了下。在楚敏用斩魄帮助他们修炼时。他形成的【伟德】就是【伟德】这样的【伟德】认知。不过此时仔细回忆。楚敏,好像确实也没有说过斩魄是【伟德】无法被解除……

  “可笑。”白礼丢下这么一句,他可没心思给路平去普及这些基础常识,只是【伟德】愈发地有些看不懂这新人了。

  不过对路平的【伟德】好奇,可不是【伟德】眼下他把路平和子牧单独带离的【伟德】原因。

  “不要浪费时间了。说一下昨天你抓药时发生的【伟德】情况。”白礼说道,说得时候又扫了子牧一眼。被斩魄切断了鸣之魄的【伟德】子牧原本极其慌乱,但随即看到白礼没有进一步举动,一直和路平说着什么后。强忍着恐惧保持住了镇定。他的【伟德】脑子并不笨,很快意识到了这是【伟德】白礼不想让他听到两人的【伟德】对话所做的【伟德】暂时性的【伟德】处置。

  路平也明白了这一点,于是【伟德】不再担心子牧,开始讲述昨天过来抓药的【伟德】经过。相比起七库被盗,这已是【伟德】无足轻重的【伟德】小事。可整个事件毕竟由此而起,目前白礼只从严歌处了解过经过,当中有个细节他有些在意,路平没几句就讲到了这里。

  “稍等。”白礼听到关键处,及时叫停。路平停住,看着他。

  “为什么你会想到要检查药包?”白礼问道。

  这个问题。讲习结束后靳齐就问过他,此时再被问到。路平也依然是【伟德】那个答案。

  “因为我不确定他配好的【伟德】药是【伟德】不是【伟德】药方上的【伟德】药。”路平说。

  “你怀疑严歌?”白礼说。

  “我是【伟德】尽我的【伟德】本分。”路平说。

  霍英让他照着药方去抓药,所以他要检查严歌抓好的【伟德】药。道理上说,他的【伟德】做法也没什么过错,只是【伟德】很认真,认真到过头,认真到超离了一般人会有的【伟德】举动。

  所以在路平看来这是【伟德】本分。可在其他人看来,物有反常必为妖。

  白礼直视着路平,又是【伟德】几秒,路平无动于衷。

  该叫陈楚那家伙过来的【伟德】。白礼发现自己完全看不出路平的【伟德】情绪和心思,心下想着。不过眼下只能继续往下。

  “你接着说。”白礼说道。

  于是【伟德】路平继续讲述,将他眼中所发生的【伟德】一切原原本本地很快讲完。

  这次白礼再没有打断,他在心中比对着严歌和路平两人的【伟德】讲述,没有发现任何有冲突的【伟德】可疑地方。

  他点了点头,左手忽得一挥,子牧身上顿有一道光芒被抽走,“啊”一声喊,也跟着从子牧的【伟德】喉咙里蹦了出来。

  子牧所中的【伟德】鸣之魄斩断被解除,白礼瞥了路平一眼,路平挠了挠头,有点尴尬。

  结果白礼那手一转,从子牧身上抽出的【伟德】那光,径直就朝着路平砸了过来。

  路平知道他意图,更何况眼下也没能力闪避,于是【伟德】动也不动。光芒很快没入路平身体,不痛也不痒,只是【伟德】在路平体内流窜着,似是【伟德】在寻找着什么。但在片刻这场寻找便无疾而终了。

  “说一下昨天抓药的【伟德】经过。”白礼这时都已经不去理会路平了,目光直盯着子牧,开始这一样的【伟德】问题。结果子牧还没来及说话,一旁却传来很多余的【伟德】一声。

  “呃……我是【伟德】不是【伟德】要回避一下?”路平问道。

  子牧和白礼两人的【伟德】头顿时极其整齐地扭了过来,都是【伟德】一样惊讶的【伟德】神情。新人还是【伟德】顶尖高手,这一刻的【伟德】心情倒都是【伟德】一致的【伟德】。

  “我没有魄之力,所以,斩魄对我怕是【伟德】没什么用。”路平无奈地解释道。

  “哦!”子牧倒是【伟德】马上恍然了。他算有点见识,所以虽然没有听到路平和白礼的【伟德】谈论,却也基本猜到了这是【伟德】个什么类型的【伟德】异能。看到这异能对路平竟然无效,难免惊讶。不过随即听到路平说是【伟德】斩魄,顿时了然。

  但是【伟德】白礼此时的【伟德】眉头却紧锁在了一起。他的【伟德】见识当然不会像子牧那样浅薄。没有魄之力?真正没有的【伟德】话,那叫天残血脉。否则就算是【伟德】普通人也不过是【伟德】未经修炼,所以魄之力极弱,仿佛没有一般。

  白礼要斩的【伟德】是【伟德】鸣之魄,路平是【伟德】鸣之魄的【伟德】天残血脉吗?当然不是【伟德】!

  白礼对路平可不是【伟德】一无所知,那天被郭无术带回过开阳峰后他就有所打听。具体的【伟德】底细虽然没人知道,但路平鸣之魄这一项上的【伟德】突出却已经有所表现。好坏强弱都且不论,肯定不是【伟德】鸣之魄的【伟德】天残血脉,否则白礼早就不会用斩魄来斩他的【伟德】鸣之魄了。

  此外路平引星入命后就没了魄之力这点白礼也知晓,但是【伟德】怎么也没料到这魄之力竟然会没有得像天残血脉一样彻底。

  “你的【伟德】魄之力怎么回事?”白礼问。

  这章真是【伟德】……历时太久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R1292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伟德》的【伟德】书友还喜欢